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平均一天接诊不足1个 戒烟门诊为何门庭冷落?

2019-01-11 19:42:31
平均一天接诊不足1个 戒烟门诊为何门庭冷落? 华龙网5月31日6时讯(记者 黄宇)穿过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上二楼,走20米,先在一个角落找到呼吸内科门诊,再进入候诊走廊,会发现一个诊室,门上挂着“戒烟门诊”的牌子。 “藏”在呼吸内科门诊里的戒烟门诊。 记者 黄宇 摄 这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戒烟门诊,若没人带路,还真不好找。 诊室里,呼吸内科副主任、戒烟门诊负责人陈虹教授正指着一名患者的胸片,详细询问病人病史。 墙上时针指向10点,这是陈虹当天接诊的个戒烟病人。运气的时候,一天能有5个戒烟病人来敲门。 陈虹教授正在与患者交流。 记者 黄宇 摄 门庭冷落背后,现实却让人感觉很糟心。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发布的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重庆15岁及以上成年人中,2017年吸烟率为25.5%,即每四个成年人就有一个吸烟,超过一半的人在初高中阶段吸口烟。 当吸烟者幡然醒悟,要和吸烟说不时,才发现吸烟的行为“习惯”早已深入骨髓,戒断反应就像是戒毒般难受。烟,早已不是想戒就能戒。 01门庭冷落的戒烟门诊 重医附一院呼吸内科,全院忙的科室之一。每天早上8点上班起,坐诊医生就要面对近百名患者,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但戒烟门诊例外。这个从2009年便设置的诊室,至今接诊量都不足3千,不到全科室一周的接诊量。9年算下来,平均每天的接诊量都甚至不足1个人。 然而,就是这个每周只开两天的诊室,却配备了三名医生,而且个个都是经过世界卫生组织考核的烟草依赖诊治专家。 早在2011年,陈虹便作为医院代表,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或健康合作中心的全封闭培训,取得戒烟门诊的资格认证,成为该院戒烟门诊负责人。 彼时,《中国控制吸烟报告(2011)》刚刚发布,“我国烟民总数达3亿人,遭受二手烟危害的人数达7.4亿”的严峻现实让陈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戒烟门诊办下去”。 “从事烟草依赖诊治的专业人士,原则上都需要经过培训并获得资格认证。”陈虹说。但国内大多数戒烟门诊的医生都是兼职,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很少。 在重医附一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2013年发起的一项针对全市呼吸专业医生控烟掌握情况的抽样调查中,呼吸专业医生总吸烟率为12.4%,79.2%的受访医生表示缺乏帮助患者戒烟的能力和信心。 在戒烟门诊,医生首先要对吸烟者进行评估,包括吸烟情况、成瘾情况和戒烟意愿等,再针对个体情况制订个性化戒烟治疗方案,包括处方戒烟药物、行为干预、提供戒烟咨询等。之后,医生还要对吸烟者进行随访,了解其戒烟情况,帮助解决戒烟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漫长的诊治过程,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戒烟者的治疗热情,也让医院的戒烟门诊举步维艰。一名基层医院管理者就告诉记者,虽然在呼吸科挂上戒烟门诊牌子,但并不指望靠戒烟门诊发挥效益。负责戒烟门诊的医生,只能在承担其他临床工作之余,勉力维持门诊运转。 理论上讲,作为有着庞大影响基础,症状、诊治方式都已明确的疾病,烟草依赖应该早就像感冒发烧一样方便诊治。但事实上,戒烟门诊在我国一直未发展起来。 国内早开设戒烟门诊的北京朝阳医院,目前每天就诊人数还停留在个位数。重庆的戒烟门诊试点工作开展10年来,也未真正发挥影响力。 02戒不掉烟瘾的吸烟者 这不是张鹏次来戒烟门诊了。 一年前,看到世界无烟日的宣传活动后,张鹏来到重医附一院戒烟门诊。“准备要个孩子。”张鹏说,他下定决心,在老婆怀孕前把烟戒掉。 家住南坪新华小区的张鹏,从高一上学期开始吸烟,起先几天一支,后来一天一包,烟瘾越来越大。这期间,他曾尝试戒烟,但往往两三天便草草收场。 求助医生前,张鹏曾尝试自己戒烟。但长一次也仅坚持了10天,强烈的戒断反应,让他一次次倒在戒烟路上。“戒不掉,恶心、头晕,吃不下饭,什么也不想干。”回忆起这段尴尬经历,张鹏耷拉着眉。 在陈虹的指导下,张鹏成功戒断了近半年。 但春节期间的几次聚会,再次改变了这一切。禁不住亲朋好友在牌桌上吞云吐雾,张鹏也跟着吸了两口。事后证明,无论成功戒烟多久,一旦复吸,就根本停不下来。 如今,眼看着生育计划不得不再次推迟,张鹏心里满是愧疚。一番心理斗争后,他再次站到了戒烟门诊前。 从张鹏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不少吸烟者的影子。2016年,腾讯发起一项有10万在线用户参与的随机调查,结果显示,七成烟民吸烟始于14到22岁这个阶段。而无论学历高低,戒烟都很难,六成烟民戒烟都以失败告终,正在戒烟的比例也很小。 除了张鹏这样走进戒烟门诊的戒烟者,更多人在戒烟与复吸中周而复始。庞大的吸烟基础,催生出一系列误解怪论,更加剧了戒烟难的现状。 家住渝北区新城丽都的何大爷,吸烟近40年。家里人多次劝他戒烟,他却总以“抽了一辈子,早成了习惯,现在戒没意义”回怼。直到近咳痰反复,在医院查出慢阻肺,老何才在医生要求下把烟丢掉。 西南医院曾总结过一份针对吸烟的八大误解怪论,“抽一辈子,老了戒没意义”排第五。其他七个误解分别是: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有的人抽烟照样活得久;吸烟多年突然戒,反而会生病;戒烟会变胖,吸烟可减肥;烟瘾太重戒不了;我抽的是“假”烟,吸了就吐不入肺;吸烟预防痴呆。 戒烟门诊遇冷的背后,是一系列尴尬的集中反映。 陈虹介绍,吸烟成瘾属于烟草依赖,是一种慢性疾病,而非“习惯”。一般情况下,凭个人毅力戒烟的成功率仅为3%,90%的吸烟者均有戒烟后复吸的经历。 “漫长”的治疗过程,也让不少吸烟者望而却步。戒烟成功的标准是连续一整年不吸烟,一个完整的戒烟疗程需要3个月。陈虹说,在重庆,戒烟药物为全自费,一个疗程需要花费600到1200元不等,“很多人一听要花这么多钱,就吓跑了”。 03困顿下的破局路 作为戒烟门诊的辅助手段,戒烟热线从一上线开始,便呈现出同样的冷淡状态。 小莉是重庆12320卫生热线的戒烟咨询员。她告诉记者,戒烟热线预设了多个问题,对每位主动戒烟者提供至少4次免费电话干预,每次20分钟左右,历时45天。 每天,小莉都会接到近百个电话,其中有不少是咨询戒烟的,遇到有严重依赖的人,她都会建议对方先到戒烟门诊去看看。自2013年以来,戒烟热线已为近千人提供了咨询服务,但有多少成功戒烟不复吸,并无法详细统计。 记者通过电话、网络等手段随机采访了30名不同年龄段的吸烟者,80%以上的人表示不知道有戒烟热线存在,仅有6人愿意尝试电话戒烟方法。 火不起来的戒烟门诊,让陈虹干着急。困局之下,医生开始主动求变。 2013年,陈虹在全国首创烟草病学课程,成为重庆医科大学学生的选修课,从年招收40个本科学生开始,发展到目前每年200个学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加入进来。 此外,她还在全市范围内为戒烟门诊医生开展培训,呼吁呼吸专业医生以身垂范,提高患者信服度。 在重庆,戒烟已划入健康发展规划。在2017年1月发布的《健康重庆2030规划》中,就明确指出要加大无烟环境创建力度,到2020年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下降到20%以下。 重庆市健康教育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全市卫生计生机构在提供医疗卫生服务过程中,将推广实行首诊询问吸烟史制度,并将其纳入病例考核标准,为吸烟病人提供戒烟指导和服务。 随着全市二级以上综合性医疗机构逐步规范设立戒烟门诊,戒烟门诊更社区化,更近更方便,这种尴尬的局面或许会得到改观。婴儿高烧不退怎么办
哪种草药治消肿止痛的
宝宝感冒发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