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归真堂基地开放日有教授称活熊取胆对熊有贡

2018-11-02 13:18:17

归真堂基地开放日 有教授称"活熊取胆"对熊有贡献

龙桥黑熊救护中心里,两头黑熊经治疗开始恢复健康 被取胆汁的黑熊所穿的铁马甲 被没收的熊笼十分逼仄,黑熊就是在这样的空间里被长期取胆汁   面对“活熊取胆”的质疑声浪,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今天上午首次向媒体开放参观养熊场。上午7时15分许,3辆满载的大巴和近10辆轿车出发,约25分钟后,抵达位于惠安县黄塘镇的归真堂养熊基地。   幼熊3岁后开始被取胆汁   进入大门5分钟后,车队来到黑熊养殖区外。被安排分批进入生产区(取胆区)参观,每批10人,每次约5分钟。   在养殖区外,可参观露天的幼熊放养区。站在约5米高的围墙外俯看,整个放养区有1个半足球场大,近百头黑熊正在场内活动。围墙顶端安装着6只水龙头,场内种着六七棵树,树干外均围套着一圈直径约2米的水泥墙,墙体高2米。场内还设置了两三个木架,上面吊着三只汽车轮胎。远处还有两个深深的空池和一排熊舍。   与左侧生产区体积庞大、毛色乌黑油亮的黑熊相比,放养场里的幼熊明显体量较小,毛色黯淡。工作人员说,熊在放养区养到3岁后开始进入生产区取胆汁。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归真堂共有600余头黑熊,其中正处于取胆期的熊有300头左右,还有300多头幼熊,并称从基地建立到现在,还没有一头熊死亡。且这里的熊的寿命比野生熊更长,可达40岁左右。   被取过胆汁的熊有气无力   上午9时20分许,被允许进入生产区,更换了防疫服,戴上口罩和帽子后,大家在门口一块浅得几乎看不到消毒液的消毒池中踩了两下,现场工作人员见状并未提出异议。按归真堂之前发放的“参观须知”要求,参观者至少要将鞋在消毒液中浸泡10秒钟。   动物区光线昏暗,消毒水气味浓烈刺鼻。放眼望去可见一条条铁栏杆和一只只狭小的引流笼,左右两侧共有约50只。引流笼从熊舍前部伸出,与一个茶几大小相当。笼子外端下部装有一个饮料盒,里面放着土黄色的絮状饲料,有刚被抽过胆汁的熊在笼中吃食,熊舍约12平方米。   引流区熊的活动空间要小得多,约25米长,4米宽。在引流区活动区内俯看取过胆汁的黑熊,明显不如放养区的幼熊好动,它们更多地是卧在地上,慢吞吞地啃一块黄瓜,而不是有力咀嚼。 [1][2][3]下一页一名工作人员向们现场讲解抽取胆汁用的“引流针”。这根不锈钢针看上去像一支大号的针筒。一头黑熊趴卧在引流笼内埋头吃食,丝毫不为前来参观的众人所动。讲解完毕,工作人员俯下身去,用酒精棉在熊腹部稍作擦拭,即将引流针插入,深墨绿色的胆汁马上顺着引流针流到工作人员手中所持的一只量杯中,大致计算了一下,仅半分钟时间便取了100毫升胆汁。胆汁取毕,工作人员将针拔出后,又用酒精棉球擦拭了一下创口。随后,将取到的胆汁倾倒入工作车上一只胆汁采集瓶中。   整个采集过程不到1分钟,由于熊的腹部朝下,根本无法看到引流针插入处到底是怎么样的。从头到尾,熊始终趴着吃食,对被取胆汁没有任何反应。   动物保护人士被拒绝参观   清晨6时40分许,亚洲动物基金发言人一行出现在惠安县东南大酒店大堂,他一出现,立刻被媒体团团围住。在的车队开动时,他们一行人均未上车。随后,他在里说,本来亚洲动物基金申请参加24日环保人士参观,前天和归真堂确认时,得到的答复是昨天早上9时将在官上贴出确认名单,但终没有贴出。后归真堂官上又出了一个补充通知称“我国媒体、NG0组织、意见等人士,均可持有效证件于22日、24日前来黑熊养殖基地,不受原公开邀请函中关于两个批次时间安排的限制。”看到这条补充通知后,张小海等认为已经放开参观,便乘坐昨晚9时的航班从北京赶到惠安。   之后,归真堂却告知他们今天不能与媒体一同前往养熊场。今天早上,张小海一行便直接来到媒体集中地点,再次与归真堂交涉后,仍未获准同往。截至目前,张小海等也没有得到是否已被列入24日公众环保人士参观的名单。   媒体团从养熊基地返回惠安县酒店后,上午11时10分许,归真堂在酒店组织召开“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专家媒体座谈会。归真堂邀请了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主任医师周超凡,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周荣汉,北京饮料工业协会会长、国家天然物饮料通则制定人谢仲权,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李明、黄乘明等16位专家与会。   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GAP项目发起人周荣汉称,熊在秋天经常毁坏老乡一年的庄稼,老乡就杀熊取胆。以前是杀熊取胆,现在不仅仅是把这个物种保护了,还能给人类治病,所以说熊也做出了贡献,“活熊取胆”,对人类做出了贡献,也对熊做出了贡献,我们何罪之有呢? 前一页[1][2][3]下一页公众怀疑开放的是“样板熊”   2011年就有媒体和微博披露归真堂酝酿上市的消息,预计其上市后将“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随后,被“活熊取胆”黑熊的悲惨生活经各地媒体披露,引发民间强烈反对之声。后因经济环境原因,归真堂上市一事暂被搁起。“拯救黑熊”的热潮平息了近一年之后,今年2月1日,证监会公布了一批IP0申报企业基本信息表,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排在第28位,这将归真堂以及养熊取胆汁整个行业再次推入公众的视界。   2月16日,中国中药协会召开的发布会上,会长房书亭一句“用无管引流技术抽取熊胆汁时,熊很舒服”,激起公众的愤怒。“无管引流”,熊到底痛不痛?成为民关注的话题。这直接促使归真堂作出开放养熊场的决定。有舆论认为,规定时间、划定区域、限定人群的考察只能看到被麻醉的“样板熊”。   与此同时,拯救黑熊的行动也在展开。公益慈善组织“中国S0S求助”创始人白一鹏联合几位自然人筹措了1.2亿元资金,于2月8日正式发函给归真堂,拟收购这家公司,但未被对方接受。民间动物保护组织联合72位知名人士正式致函证监会,反对归真堂上市申请。2月20日,上过万人表示抵制活熊取胆企业归真堂上市,成都、沈阳等地几十家药店也停售熊胆制品。(姜燕)

前一页[1][2][3]

羽毛球木地板
钢坝生产厂家
防火外墙岩棉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